媒體聚焦
兩江新區官網 >新聞頻道 >媒體聚焦 > 正文
“父親”的抉擇——追記重慶市大渡口區育才小學教師王紅旭

他救起兩名素不相識的落水兒童,而他3歲的孩子,從此失去了父親。

王紅旭,這位不滿35歲的小學體育教師,用生命詮釋了師者的大愛,他為世人上的“最后一課”是——抉擇。

這是王紅旭的資料照片(2020年9月8日攝)。新華社發

他救起兩名素不相識的落水兒童,自己卻被冰冷的江水吞沒

教師節前夕,幾乎每天都有人來到重慶大渡口區的長江之畔,眼含淚水,默默為王紅旭獻上一簇白菊。

時針撥回到今年的6月1日。

“孩子落水了!”在被悲痛彌漫的記憶中,這一聲呼救異常清晰。

因為是兒童節,王紅旭和妻子陳璐希約了好友,三家人帶著孩子一起到江邊游玩。

沙灘上,彩色的帳篷搭起來了,孩子們挖著沙子,大人們談笑風生。

下午5時40分左右,人群中突然傳來呼救聲。還沒等大多數人回過神來,王紅旭和好友許林盛已經像箭一樣沖向了江邊。

王紅旭縱身一躍,從沙灘前沿跳入江中。熟諳水性的他迅速劃水,游到一名落水兒童跟前,將失去意識的孩子托出水面,交給接應的許林盛后,一扭身,又奮力向江心另一名落水兒童游去。

“江水又急又冰,心里很慌。”許林盛托著孩子往岸邊游。盡管做過救生員,但是強勁的潛流卻讓他的身體如灌鉛般沉重。

脫下衣服和鞋子的許林盛,再次向王紅旭游去。他發現,這一次王紅旭沒有像慣常的救援那樣用單臂劃水,而是把頭扎進江水,托舉著落水兒童一路潛行。

江水看似平靜實則洶涌,王紅旭選擇潛行保證了孩子不再嗆水,但這樣卻需要耗費更多的體力。

近了,更近了。當他終于把孩子猛推給許林盛時,無情的回浪把乏力的他反推回去……

湍急的江水仍在沖刷撕扯,就在許林盛感覺自己游不回去的時候,一只手拉住了他——那是10多名群眾手挽手拉起的“人鏈”。

而此時,王紅旭卻越漂越遠。“拉我一把……拉我一把……”水聲伴著風聲,他的呼聲顯得那么微弱。

兩三秒鐘后,一個浪頭將他吞沒了……

紅旭,你在哪里?紅旭,你快游回來啊!陳璐希嘶喊著,想要沖向江中,幸好被人們拉住。

兩個孩子得救了。人們這時才知道,那個為救孩子犧牲的英雄,和他們素不相識。

王紅旭的兒子、年僅3歲的團團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只哭喊著:“爸爸,爸爸,你快回來!”

他像“小太陽”一樣溫暖大家,直到縱身一躍的不告而別

“旭哥”,是同事們對王紅旭的昵稱,因為他體格壯、身手好,熱心腸、愛張羅。

“旭哥”走后,同事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:“他是個好人,更是個好老師。”

王紅旭出身教師家庭。一輩子扎根農村教育事業的爺爺奶奶、爸爸媽媽教育他:“教良心書,不誤人子弟”“好老師不能只做老師,還要當好父母”。

這是王紅旭老師在重慶大渡口區中小學生田徑運動會上和學生合影(2012年10月26日攝)。新華社發

耳濡目染,潛移默化,鄉親們對祖輩、父輩的尊敬愛戴,在王紅旭幼小的心靈里種下了善的種子,也讓他從小就立下了“做好老師”的志向。

2009年4月,王紅旭來到重慶市大渡口區育才小學,如愿以償成為一名體育教師,也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良師益友。

“師父”代宣年長5歲,與王紅旭亦師亦友。白天上課,晚上改寫教案,從課堂常規管理到田徑專業訓練,代宣帶著王紅旭一起鉆研業務。

這是王紅旭老師在重慶市大渡口區育才小學為學生示范跳繩(2014年5月15日攝)。新華社發

樂觀開朗、勤奮努力,王紅旭很快就嶄露頭角。一次全區青年教師賽課,王紅旭抽到的比賽內容是快速起跑,沒有訓練器械,課程難以出彩,但他硬是通過巧妙的教學設計和課堂表現,抱回一個二等獎。

這個獎,讓王紅旭更有信心了。上立定跳遠課,他教孩子們模仿青蛙的動作;給低年級的學生上課,他還會穿插有趣的游戲……學校的操場上,經常回響著他和孩子們的笑聲。

執教12年,王紅旭曾先后榮獲市、區優秀教練員稱號4次,區優秀指導教師5次,校優秀教師、校優秀教育工作者稱號各1次,所帶班級還多次獲得區級、校級優秀班集體。

這是王紅旭老師(左一)和同事在重慶大渡口區中小學生田徑運動會上合影(2012年10月26日攝)。新華社發

“‘旭哥’經常說,要尊重每個孩子的個性。你尊重學生,學生才會尊重你,要以尊重換尊重。”辦公室里,望著王紅旭捧回的獎狀獎杯,同事們的眼眶又紅了。

2015年開始,王紅旭開始兼任學校人事工作。辦公軟件不熟悉,他就買書自學、勤學苦練;人事政策不清楚,他就加班加點、查閱資料;新教師入職手續復雜,他不急不躁,逐項核對,經常連軸轉。

古道熱腸,或許是因為教師之家的家風傳承,或許也是因為菁菁校園的溫情傳遞。

為給80歲的退休老師更改社保信息,他一遍遍地跑社保局;為幫助因摔傷行動不便的同事辦理工傷報銷,他一次次地上門服務;為照顧因新冠肺炎疫情滯留的新同事,他貼心地送去生活物資……

林林總總的樁樁小事,銘記著融融暖意,直到危難降臨的那一刻,直到他縱身一躍的不告而別。

“如果我是他們的父親,我應該怎么做?”他用生命作答

又一個開學季來臨,育才小學的操場上,懸掛著不少師生紀念王紅旭的橫幅。

代宣說,生死關頭,我想“旭哥”沒有考慮那么多,救人只是他的本能。

父母說,這并不是紅旭第一次救人。

大學暑假,他曾和同學一起去游泳館兼職。一次,他發現深水區有人溺水,就毫不猶豫地跳入水中。還有一次,暑期休假,他帶著兒子在外玩耍,旁邊的一個小孩磕傷了腦袋,他也是一把抱起受傷的孩子,驅車送往附近醫院。

“在危急時,犧牲自己救人值不值得?”這樣的話題,父親曾與王紅旭討論過。兒子的回答斬釘截鐵,讓父親內心震動——“危急時候還考慮什么值不值得。”如今,兒子確實做到了。

“紅旭對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健康、快樂,團團還沒出生,他就給他寫日記……”陳璐希眼里含著淚,“很幸運能遇到他這樣的好人,但又很不幸,他陪伴我們的時間太短了。”

同是教師的陳璐希一直很欣賞丈夫對教師職業的投入。“他對學生視如己出,用心了解他們、尊重他們、關心他們,甚至認識我班上所有的學生。”

“王老師常對我們說,每一粒種子都有適宜的土壤,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特的。”田徑隊學生孟俊帆時常憶起,王紅旭和大家約定的“特別時光”,就是遇到困難可以隨時找他傾訴。

“就像他的名字,他永遠都是面帶笑容,一笑就瞇成縫的眼睛里,透著陽光的溫暖。”孟俊帆說,可是以后,他再也不能“赴約”了……

送別那天,人們安排靈車在學校校墻外繞行一周。

汽車停駐讓行,鳴笛致哀。市民自發前來,含淚注目。

這是6月3日拍攝的王紅旭老師送別會現場。新華社發

學生們則用一首詩,表達著對老師的無盡懷念:“您知道嗎?我們健康快樂地成長著,體育成績可一點沒有落下。您化作了校園的一草一木吧,看著我們茁壯成長。”

“看似你把愛留給了別人,但你走后,別人也把愛傳遞給了我們。”妻子希望在另一個世界,王紅旭聽得到這句話。

思考很久,陳璐希還是決定告訴團團,爸爸“會像一顆星星一樣陪伴著我們”。

3歲的孩童,還不懂得永別的意味。但媽媽流淚時,他會抱著媽媽說,將來要開飛機,這樣可以離爸爸近些。

王紅旭生前,仍有心愿未了。

2019年10月25日,王紅旭莊嚴地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。

2021年5月6日,王紅旭被批準為入黨積極分子。

如今,他被追認為中共黨員并被評定為烈士。

這是王紅旭老師(右三)在重慶大渡口區中小學生田徑運動會上和學生合影(2012年10月26日攝)。新華社發

“大家都贊揚他是英雄,其實他就是一個學生們喜歡的體育老師。”陳璐希和很多懷念著王紅旭的人,始終忘不了王紅旭在申請入黨時所做的自我剖析——

“對待學生,我首先想到的是,如果我是他們的父親,我應該怎么做?”

編輯:楊力川
中國 ● 重慶兩江新區黨工委管委會 地址:重慶渝北區金渝大道金山大廈招商電話:8623-67573888 8623-67573997
渝ICP備15010887  |   渝公網安備 50019002501334號  |  主辦:重慶兩江新區黨工委管委會
主辦:重慶兩江新區黨工委管委會
執行:兩江新區融媒體中心
茄子直播破解版-茄子直播破解版下载-茄子直播破解下载安装